Welcome to Disans


Disans 新闻中心

Disans News center




格灵深瞳CEO赵勇:耐心一点,不要低估AI的长期价值

 

“奇点临近”暗含一个重要思想:人类创造技术的节奏正在加速,技术的力量也正以指数级的速度在增长。而指数级的增长具有迷惑性,它始于极微弱的增长,随后又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爆炸式增长——如果一个人没有仔细留意它的发展趋势,这种增长结果将会是完全出乎意料。

这段话出自雷・库兹韦尔《奇点临近》一书。格灵深瞳创始人兼CEO赵勇说,这本书特别流行,大家都在讨论一个关于技术发展的问题。

“技术先进到一定程度时,科技的发展就会进入到“爆炸”状态,此时,整个社会、人文、社会伦理都会发生变化,因为人们很疯狂。”亿欧科创与赵勇聊到AI行业的发展情况时,他说道。

据了解,赵勇2010年加入Google,在Google的工作经历对他后来的创业产生了巨大影响。那时赵勇团队在Google攻下了“场景识别”的技术难题,即用户戴上谷歌眼镜,看到的图像会在系统中与谷歌街景做比对,然后快速定位所处位置和周边信息。“500毫秒内,能将用户位置精确到‘米’级别。”

这是一项不容忽视的技术突破,让2012年见到赵勇的徐小平,看到巨大的商业价值。很快,他们将这项技术变成了一份商业计划书,2013年格灵深瞳在国内成立,并在4月与6月分别拿下真格基金和联创策源的天使投资、红杉资本领投的数千万美元A轮融资。

即使行业受到质疑,也要保持信心

赵勇认为有一句老话可以很好的诠释AI行业的发展:“每当一项技术创新发生时,人们容易去高估它的短期价值,低估它的长期价值”。

拿AI行业来说,赵勇2013年创业的时候, AI还不是热门话题,去谈融资,很多人几乎没听过这个概念。AI创业者的心态普遍较为平静,从来没有觉得AI会变成时代的宠儿或社会热点,就是单纯觉得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,必须要去做。

“创业初期,公司规模小,资金少,媒体也不关注,但那时作为AI创业者,我们非常踏实。”赵勇补充道。如今,AI变成投资界、媒体的宠儿,创业公司也获得良好投资,可反而不如以前踏实,开始变的有些迷茫。因为整个社会、投资界、媒体对AI抱有的期许,已经热到“空虚、疯狂”,不切实际,并且短暂

尤其是近两年,投资界、媒体等对AI或多或少产生了一些失望与质疑:“投资回报跟不上,与互联网产业的创业公司相比,AI会不会是一场泡沫?”。而且这种质疑氛围,越来越浓厚。

同时,赵勇也向亿欧科创表示,“虽然AI行业被一些人质疑,但是这段时间,格灵深瞳的信心却越来越强,因为在大家特别狂躁又特别失望时,只有在前线做产品的人,看到AI作为一种技术正在解决用户使用遇到的本质问题,从而促进开发者对问题的认知与深度挖掘,这对整个AI行业起到很大推动作用”。

这种推动,就像一粒粒沙子汇集起来,形成一座山,AI的奇迹正在发生。要沉得住气,要有耐心。在赵勇看来,公司已经发展6-7年,他比任何时候对于AI产业的信心都要增强。

2019年,格灵深瞳结束长达2年的沉寂,于2月、3月分别发布C+轮与D轮两轮融资。赵勇表示:“2019年公司总体来讲是比较成功的一年,收入比之前增长2倍多,业务及收入得到多样性落实,也从之前的安防行业拓展至金融等领域”。

赵勇透露,疫情发生的大年初二,公司响应政府紧急征招,用8-9天时间自主研发出移动式双光快速温测智能识别系统。测试一周后,产品投入使用。目前,由1个型号发展为4个型号,从测温功能升级为整个社区的管理系统,产品已大规模应用,在商场、机关单位、社区、农村都已上线。

格灵深瞳移动式双光快速温测智能识别系统

测温系统可节省大量人力物力,把测温、社区等管理进行线上数字化,这是一件很有价值的事,也是发挥自身所长为防疫做贡献。与此同时,赵勇也表示,“疫情对国家、社会、企业及大多数人来说都是坏事,希望它赶快结束”。

创业者不应抱有“一揽子”心态

截至目前,格灵深瞳公司团队约有280人,研发人员占比75%左右,现在80%的人员已复工。赵勇称,格灵是一家比较偏研发的公司,所以研发人员占比较大;其次,主要服务大客户,不用推C端或铺很多渠道去宣传,销售人员求质不求量,约有20人。

金融、商业、安防是格灵深瞳三大核心业务方向。赵勇讲述,他们提供的产品主要,以计算机视觉技术为切入点的数据分析产品,分别对应这三个行业的解决方案是“金砖、来客、战狼”,三者在底层的边缘计算、云计算、计算机视觉感知、中层数据等,有很多需求高度重合,甚至完全一样。不同之处就在于,行业感知层得到的结构数据

此外,伴随着5G规模化商用,AI的想象空间更丰富,使得边缘与计算机的界限越来越模糊。一方面,边缘的处理能力得到增强;另一方面,数据从边缘回到中心的能力进一步提升。未来,5G大量应用,可以让强大的计算资源普惠每个角落。赵勇称,5G对于公司而言,在大数据收集与规律挖掘方面,有了更加充实的网络保障,也可降低应用成本。

谈到“价值共享商业模式”,赵勇回忆道,这个观点的提出是自己在一个活动上的即兴总结,他觉得现在很多创业公司,现金流很强,什么都想做,但在商业经验上有些缺乏。做AI的公司有多个不同切入角度,比如:以算法为切入点;以芯片为切入点;以数据分析为切入点。

有些公司认为自己在AI生态系统里,什么都可以做。既做芯片、设备,也做软件、数据分析、解决方案等,这实际上违背了整个商业共享生态系统的基本生存模式。即便是英特尔、微软,有着巨大的人物财及影响力,他们也不会与上下游形成竞争关系。

英特尔生产CPU,没有做操作系统;微软做操作系统,但从来没做微处理器。手机公司也一样。行业里通常都有一个生态共享的概念,在这生态共享系统里,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竞争层面,在上下游也有合作与共享层面。

所谓适合自己才是最好的,才是要做的。把它做到极致,比任何人效率都高、精度都高、成本都低,从而推动行业发展,而不是一揽子什么都做,什么都想做,与行业的一堆公司去竞争去打架。

行业格局未定,正处“凤凰涅槃”阶段

如何衡量“技术与市场”关系?赵勇向亿欧科创分析,这两者不应该是相互矛盾的关系。早期的创业公司,会认为这是矛盾关系,因为早期企业最大的问题就是团队比较依赖技术研发,真正有商业经验的人很少。

没有真实的生活与社会经验支撑,一切都是纯粹想象。

而一个健康的过程,是一家企业有自己的核心技术,同时对社会需求有一种相对明确的预测把控,然后让销售在正确的行业里去推广技术,并且再从用户反馈中,更好的把需求与技术进行结合,及时解决客户需求。产品好,公司业务才会好

所以,技术、需求与市场应该结合起来,而不是对立,一旦对立,公司容易出现问题

赵勇说,AI在各个行业的需求不同,因为它本身不是面对应用端的需求。AI是IT行业的一个新阶段,就如同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,是一个演变过程,每个过程都是数字化不断深入的过程。

最开始80年代,人们用电脑把财务报表数字化,把设计流程数字化,把出版数字化;到90年代,有互联网,就出现了媒体数字化、娱乐数字化、沟通数字化;现在电商出现,零售数字化、交易数字化、社交数字化等相继出现。这些事情一旦数字化,各个层面的效率就会得到大幅提升。

AI的核心本质,就在于持续把物理世界数字化。今天,很多事情需要AI技术,把物理世界中的诸多内容数字化。如防疫工作,通过红外热像仪、人脸识别,把人们的体温、健康状态数字化,把人们的身份数字化,把人们的行为数字化。这样,当管理社区时,就可以通过AI建立的数字沙盘,去操作。

所以,AI在各个行业里所表现的形式不同,用户需求也不同。赵勇说自己对做AI这件事越来越有信心,AI无论在哪个行业、哪个场景,都会产生社会效应,而且这个时间不会等太久,在自己职业生涯内一定会发生。

不过,在赵勇看来,目前整个AI行业尚处于发展早期,格局未定,而且对于AI的多个场景应用期待比较低,处于一个凤凰涅槃的阶段。尤其是在资本寒冬、疫情等非常时期,许多公司在经过一轮大浪淘沙后,可能就消失在大众视线,剩余的公司会慢慢展示出真正的实力与生命力。

回过头看,也许会觉得AI行业发展很快,可当下一些企业觉得这仍不够快,因为他们对潮流的到来或对于成功的期待,太短浅、不够有耐心。凤凰涅槃是每个伟大行业都必须经历的阶段,在这个过程中,所有过去犯过的错误、走错的路,都在这一次冲击中被消灭,就像一片森林烧一场大火之后,老树才会倒下,新树才能长出

“让计算机看懂世界”是格灵深瞳的标语,他们的解读是“自己是一家AI机器视觉公司,机器视觉就是帮助计算机看懂世界,是“It is about sight,it is about vision”,与看和视觉有关。赵勇觉得,AI最大的价值就在于:有一天,它可以帮人类去分析、去回答非常难的问题,帮助人类拨开云雾,看清本质。 

赵勇希望,2020年公司能更加努力成为一家更成熟的公司,第一、更加深入扎根行业,使得产品销售不再依赖于特别强大的销售人员,而是产品本身就能够变成推动用户接受公司产品的主要驱动力;第二、希望公司业务的健康性、稳定性越来越高

温馨提示:内容仅供信息传播,供参考.

来源:亿欧

Disans Engineering Company 哈尔滨迪笙智能楼宇工程有限公司

友情链接:www.circe.cc